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欢迎您访问宛运集团!  今天是:
    南阳汽车站24小时热线电话:0377-63328888、0377-63131661站内搜索: 
[59]参观宛运历史展览馆有感
[58]多捐一件实物 
[59]等雪
[84]沧桑变迁看宛运
[87]宛运成立七十年庆典有感
[71]岁月久远的那张小餐票
[89]宛运集团成立70周年庆祝
[166]以恕己之心恕人
[143]喜欢阅读
[154]宛运蝶变七十年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艺苑之家
等雪
    大雪小雪又一年。
    时令已过大雪,听得人家说,这儿下雪了,那儿也下雪了。可我这里,仍看不见雪的影子。人家的雪,再美,总归是人家的。
    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水丹青东路,对谁说,我在等雪。走着走着,这么多年,头发都白了。一腔的心事,仍无从说,无人说。天到这般光景,那就不说了吧。
    如今,人们把赞美雪的词都用完了,叫我怎么写呢。大雪小雪又一年,想看一章不落俗的新词,都不能。也难怪,雪下了这么多年了,多才的文人们像飘雪花一样多。
    小时候,家里穷,四季之中唯惧怕冬季。冬季有凛冽的风,像刀子一样,刺透我的棉袄,让心事冰冻。整个冬季,我哆哆嗦嗦,除了保命,什么都顾不了。命里却独爱雪。那时,雪下得真大呀,扬扬洒洒,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我在雪地里奔号,像个迷失了方向的小孩,一下子扑到母亲的怀抱里,委屈的泪水,一个劲儿流。雪地里,我变得通透而快乐。
    这时,孩子们都出来玩雪了。我恨这些肥嘟嘟脏兮兮的孩子,他们不该在这里呀!给我魔法吧,统统赶走他们。是的,自小我就是一个这样小气的人。只让梧桐留下,我喜欢梧桐。梧桐留着长长的头发,雪一样的脸蛋上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总是浅浅的笑,雪地里要么穿着洁白的鸭绒袄,要么穿着火红的小风衣。我不敢靠近她,我怕她闻到我身上的味道。我家有一只忠实黑狗,晚上我俩钻进一个被窝,真的很暖和。我想,我身上一定有黑狗的味道。还好,孩子们看见我都远远地躲开了,他们都说我是个古怪的人,不和我玩,梧桐和他们在一起,也走远了。梧桐,等我家的黑狗死了,我就跳进丹青河好好洗个澡,再找你玩,好吗?
    就这样混混沌沌,过了一年又一年,过了三年又三年,过了十年又十年。
    我除了在河边放牛,什么也不会做。人们都说物是人非,这世间在变迁,人心在变迁,可在我眼里,什么也没有变。
    那年,大雪下了三天三夜,我在齐膝的雪地里飞奔,冰封的丹青河面上,我看一群旧时的孩子们在溜冰,其中有穿着火红色小风衣的梧桐,连丫丫也开始和他们在一起玩了。他们在冰面的中央,离我很远很远,远的在我不能触及的梦与非梦之间。这时,我终于听见有个女人在我耳边唱断桥了,一遍又一遍。
    不知不觉,我也说不清过了多少年,那些孩子们都老了。他们在我眼前一个一个走过,不再躲避我,并视我为无物。管他呢,我只想,梧桐可会老?丫丫可会老?那次,远远在冰面上,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她们。只是听人们说,我仍然像个小孩,粉嘟嘟小脸,一脑门乌黑的头发,一点也不嫌老。人们又说,傻子们一辈子都不会老。哈,我暗自发笑,幸亏我是个傻子,傻子是不会老的,这是我唯一相信人们说的一句话。
    算来算去,这一生再无可以追忆的东西。娘也死了,再没有人管我了,我在丹青河边没日没夜来回的走着,也没有人会喊我回家吃饭了。一直到大半夜,我开始像一粒浮尘,轻飘飘的在半空中游荡,由不得我东,由不得我西。
    如今,我知道,我也老了,在雪地上再也跑不动了。永远不老的是那群小孩,有梧桐,还有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只有他们才永远不会变老。只是我回望漫漫雪原时,很遗憾,雪地里留下了我深深浅浅的黑色的足迹。
    唉,原谅我,小孩!一生的小孩,再也没有快乐的小孩。
    等雪来的小孩,一直等到头发花白的小孩。
[ 作者:老残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58    更新时间:2019/1/8 ]
  • 上一篇安全文章: 满腔热忱献企业 ——记原五分公司驾驶员、“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霍苏生
  • 下一篇安全文章: 多捐一件实物  献出一片真情——南召分公司捐赠企业展览馆实物小记
  •  
    微信公众平台

    地址:南阳市仲景路215号   邮编:473001
    联系电话:(0377)63287559    
    版权所有:南阳市宛运集团  豫ICP备140132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