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欢迎您访问宛运集团!  今天是:
    南阳汽车站24小时热线电话:0377-63328888、0377-63131661站内搜索: 
[452]夏风
[471]朝阳
[434]把心情变美
[459]
[9167]家乡的火烧
[9174]当好一名“村村通”管理员
[9108]在我成长的道路上
[9142]多肉情愫
[8904]责任大于天
[8811]生命的原汁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艺苑之家
朝阳
    刘老太坐在堂屋看着小女儿发愁,她跟大女儿说:“这种人国家就不管管?”“国家咋管得过来。”大女儿回话说。刘老太又问:“有没有啥地方给人家交笔钱,就不用管了。”“没有。”刘老太话里的这种人说的是她的小女儿,她有四个儿女,只有这个最是勾着她的心,因为这孩子是个唐孩,唐氏综合征又称先天愚。小女儿到了40多岁,说话含混不清,吃喝要人端,拉撒要人喊,吃饭没个饥饱,你要不看着能吃到吐。每次大女儿回来,刘老太都要问上一次。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给小女儿找个可以过完一生的地方。这个愿望一年比一年紧迫起来。
    在更早的时候,她曾经动过心给小女儿找个人家。大女儿和儿子们都不同意,儿子甚至放出话,说小妹子不出门他们管到了,若是出了门就与他们不相干。或许是太希望女儿像正常人一样嫁人生子,她终究还是找来了相亲的—一个山里的铁道工人,矮、黑、苍老,但是看上去很老实,家里很穷。但只有这种家境才会娶她小女儿这种姑娘。跟那个男人来的是他喊叔的一个亲戚。刘老太摆了丰盛的宴席招待他们。大女儿和儿子冷眼看着并不亲热。可她却很高兴小女儿的下半生有了依靠,她仿佛看到了将会出生的健康的孙子。男人并不吭声,他叔叔挥舞着双手,许诺会对小女儿好,会常来常往。她不停地劝酒劝菜,心里的不安与喜悦搅在一起,结成了一个球沉甸甸的。酒到末尾,大着舌头的男人拉着男孩的手说:“叔帮你攀上了一门好亲戚,以后要常来常往。来县城先找叔,叔叫你要啥你就要啥,早晚过上好日子。”
    刘老太听了这话心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她自己隐隐地知道这门亲事并不靠谱。小女儿不能自理,要靠人伺候,偏又贪嘴爱吃鱼肉。自己身为母亲尚有不耐烦的时候,何况这个没见过面的男人。在这个家里,起码自己还在的时候小女儿还是朝阳,有人照顾,有自己的总不会短了女儿的。可跟了这个男人女儿就成了任他摆布的女人。只要有条命谁会在意她过得好与不好。或者在那个心术不正的亲戚眼里女儿还会变成可以要挟他们的工具,不但小女儿落不了好,大女儿和儿子也要受拖累。于是她息了给小女儿做亲的心思。
    刘老太坐在门廊下边,往街上望。街上跨大步走来一个女子,和小女儿年纪相仿。蓬头乱发、衣衫褴褛,见到人嘻嘻哈哈地打招呼。尽管样子有了大变化,刘老太还是认了出来这个女子是小宁。十几年前刘老太也曾想过要是朝阳能像小宁一样该多好。尽管小宁和朝阳是一个毛病。但是两人简直是天差地别,小宁能认路会上街,认得钱会买东西,能洗衣服会做饭,自己就能管自己,又结了一门亲终身有了依靠。可如今她出现在大街上,衣裳脏污破旧,看上去苍老消瘦。刘老太打听了才知道,小宁怀了孕又落了胎,没有休养就被夫家撵了回来。父母去世了,本来嫂子还管,可小宁嘴刁总是拱着好吃的不剩一点,时间长了便起了龃龉。她哥迁出了小宁的户口给她办了低保。一个傻子在外单过没有家人在后头撑腰,有些居心不良的就欺上了门。小宁的哭诉没人理会,自己倒腾自己,磕磕绊绊地活着。
    刘老太有些庆幸小女儿的婚事没成。却又添了一块心病。小宁尚且这样,朝阳以后怎么办?她的心提溜着。挨过一天是一天。若是朝阳走在了自己前头那就什么也不说,若是女儿比自己活得长那可怎么办?小宁的结局让她从心底信不过儿子们,就算儿子能容得下,可家里照顾朝阳的毕竟是嫂子们。她这个当妈的还有不耐烦的时候,何况是媳妇们。她的儿子们也并不乐意听她唠叨,她只能日复一日地跟大女儿说,大女儿说没人管了她管,还说外孙女也同意。可是她心里还是放不下,且不说照顾久了是个什么情况,只说女婿愿不愿意,外孙女婿愿不愿意。
    有时刘老太会在心里想,要是那个时候、那时候没有去把朝阳找回来会怎么。朝阳在小时候被人抱走过一回,长成后又丢了两回。
    朝阳小的时候尽管打眼就能看出来是有问题的孩子,但是长得可爱,白皮肤大眼睛双眼皮。大儿子疼妹妹给她买了红色的马靴。小女孩穿得干净整齐地在门前玩耍,眨眼就不见了。刘老太发了疯地追,大女儿和儿子们也四处寻找,有看见的人说几个女人一起,其中一个把女儿抱走了。刘老太冲着路人指的方向追出了二里地,在一家煤厂的外面找到了小女儿。路边看到的人说那个抱着女儿的女人一直被同伴数落最后就把女儿丢在了路边。她抱着小女儿嚎啕大哭,失而复得的喜悦和随之而来的沉重,让她说不出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以后的日子里朝阳又丢过两次,这两次她都淌着眼泪说不要找了,但是或是看不得她哭或者是毕竟一家人,朝阳的姐姐、哥哥们奔走求助把她找了回来。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刘老太先后送走了丈夫、婆婆。日子在她的脑子里混沌起来。仿佛是40多年前的时光里,丈夫中风回家休养,女儿和儿子们还很幼小,婆婆身强体健。自己再次怀孕,心里充满了对孩子的期待。那天早晨她生下了一个女孩,皮肤雪白重眼双皮,晨光照在她的脸上,那孩子咯咯地笑了起来。
[ 作者:张鹭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470    更新时间:2020/7/28 ]
  • 上一篇安全文章: 把心情变美
  • 下一篇安全文章: 夏风
  •  
    微信公众平台

    地址:南阳市仲景路215号   邮编:473001
    联系电话:(0377)63287559    
    版权所有:南阳市宛运集团  豫ICP备140132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