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16 2021
    宛运
        古有挥金撒银只为搏美人一笑,今有抛头颅洒热血只为国泰民安,有人以为荒谬可笑,有人却佩服万分。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不同,对大事小事的认知也不同,例如背书一事,有人觉得无足轻重可有可无,    有人就觉得它就不能是一件小事,我深以为是。    语文学习要成年累月的积累,须考场上灵活的运用,也是学好各门学科的基础,而这基础的得来很大程度上要靠背书。像那流传千古的名言佳句,现代文章的绝伦之作,不仅是为考试锦上添花,对人一生的影响也是很大的。诗人艾青的《我爱这土地》饱含了对祖国的热爱;诸葛亮用《出师表》表达自己对国家的忠心;宋濂用《送东阳马生序》来勉励马生努力学习。这些满篇“之、乎、者、也”的文章看似无趣,朗读起来也颇为饶舌,但这都是中华民族文化精髓的传承。背诵这些文章,是为了让我们传承优秀文化。    我们从小到大所背诵的无数诗词,更是中华文化的瑰...
  • 01-16 2021
    宛运
    在这山塬之上何不让催眠曲响起趁醉,让我昏昏欲睡睡在远离红尘的地坑院让梦的飞翔在呖呖莺声处着陆让一世繁华在古老的地坑院沉淀 一千年,一万年,究竞是多少年是谁的灵感洞穿了黑暗在这山塬之上,裁出了一方蓝天让塞北的风蛰伏不前让黄河的冷趋向温暖那飞鸟划过的弧线可否是一抹彩虹让地坑院门壁生辉,有了光鲜那云朵,星光,月圆可曾知道在地平线之下,有一颗颗暖心在不停地跳动那是大地的音符为喷薄欲出的红日发出由衷的点赞 这就是我们的塬上呵祥瑞和苦涩相伴亲爱的,你听过李娜的歌吗在这塬上风的演说侃侃而言雨的行走步履蹒跚沟沟豁豁写满无奈憔悴的底色不用涂抹一部塬上史读不懂的是长江,读懂的是黄河可塬上人,跨过沟豁,走向平阔高高在上的生活,深深向下的开拓依旧风花雪月,依旧岁月蹉跎东南风,西北风,都是他们的歌 地坑院,今天我们来了我们都是幸福的我们踏着野火烧不尽的绿草满心的欢喜无遮无拦我们看见苹果的笑脸和柿树的灯盏我们看見汤泉的羞涩和涧河的腼腆我们看見被截图的夕阳搁浅在塬墚上时光的惯性驱赶着牛羊大地的辉煌不可估量划时代的作品...
  • 01-16 2021
    宛运
    留金罐, 留银罐, 不胜留个糊汤罐。西峡民间对于生命,总是用比较低贱的物件来隐喻。具体到一个生命,西峡人认为就是个糊汤罐。西峡某个人遇到突发事件离世,人们就会说:没想到,呼啦一下,他的糊汤罐就烂了。西峡人喜欢喝糊汤,很多人都是糊汤喂养大的,所以西峡人把生命视为糊汤罐子。西峡人警告某个人,最严厉的语言就是:小心着你的糊汤罐。在这一语境中,糊汤罐不是指人的胃部,而是指人的脑袋。糊汤,是玉米黐熬的稀饭。糊汤罐,就是装稀饭的罐子。糊汤罐烂了,一个生命没有了装稀饭的地方,人也就完蛋了。少年时代生活困难,给干活儿的大人送饭,就是一个泥瓦罐子,罐鼻子上拴了一根绳子,里边装满红薯糊汤和一堆红薯叶酸菜。大人们抱住糊汤罐子,吃红薯,喝糊汤,就酸菜。送饭的少年不小心把糊汤罐子弄打了,大人是很不高兴的。除了没有饭吃,主要的是大人们迷信糊汤罐相当于生命,糊汤罐子烂了,人就要注意自己的生命了。西峡农村谈论最多的是过往岁月里,村子最有钱的人,都是村子里最不安全的人,都是糊汤罐子最不保险的人。他有金罐子,有银罐子,大概...
  • 01-16 2021
    宛运
    一条大河,来得好远,一泊明镜,又照了谁的红颜,天鹅的长调,拖来了什么,你的翅膀,载不动我的游船,你曾经的云霄,也不适宜我的浪漫今天,我就轻轻地,轻轻地走近你让不着边际的心灵和你一起沉静像水里的影子,淡泊得无有至景 在这一平如镜的水面上,我没有初衷我的爱也不可能抵达你的心灵你的高贵和尊严,是一堵墙,我等凡人,靠近不得只有远远地,欣赏着,赞美着说不尽心中的疼。...
  • 01-05 2021
    宛运
    没有多少可以等待的了再往前一点点就翻开新的一页总结在纸上的甚少甚至不能涵盖平淡的一时三刻 有人在高处,敲响钟鸣倒计时的声音穿过纷飞的雪穿过厚厚的冰层安放到窗台,划出不同的曲线 落在桌面上的这些有了岁月的沉重和华美所有的等待都值得此刻绽放的烟火已经远离了沉重的生活...
  • 12-16 2020
    宛运
    远方胡杨黑夜弃我于无边的旷野走不到路的尽头蟋蟀弹起失意的独弦木鱼空空,敲击着心头的千丝万缕流星划过天际,溅落一地萤火忽明忽暗,撩拨着记忆 风,翻动流年旧历往事里的情节,一如绿皮火车在起点和终点摆渡开始和结局一半人生路,跌宕着苦乐悲喜浓稠的苦涩熬成了甘甜的余味困顿的迷途曲折出回纹的诗意高远的期许曾经云端跌落梦想编织的美丽在执念里沉溺 黎明将至且把昨天走过的平平仄仄浓缩成绝句题写在明天的开始把岁月的垢积从身上一层层剥离抖一抖轻羽 春天种下的谷,正摇着稻花香等太阳用油彩把我和谷穗染成金色...